【美艳师伯李莫愁】

来源:洞房不败小说网 发布时间:2019-07-09 16:02 浏览次数:132
美艳师伯李莫愁



  话说当日黄药师离开后,杨过,程英,陆无双三人遭李莫愁追杀所幸天无绝人之路,遇到被黄药师逐出师门多年的小弟子冯默风。

  冯默风被逼出手,以烧红的铁锤迎战!

  一阵刀光剑影,众人只觉得铁锤丝丝热气直冒突然之间,冯默风叫道:「不打了,不打了,你这样子成何体统!」独足向后跃开半丈。李莫愁一呆,一阵凉风吹来,身上衣衫片片飞开,手臂、肩膊、胸口、大腿,竟多处肌肤露了出来,原来衣衫抵受不住铁锤的热度,多处破损。

  她是处女之身,这一下羞惭难当,正要转头逃走,突然背上一凉,又是一大块衣衫飞走。

  杨过一直因为师门恩怨等种种原由,素来只把李莫愁视作一个心狠手辣的魔头,从未想过此魔头也是女人,见她有胸口破损处肌肤白皙嫩滑,乳沟深深,道袍下摆随风飘荡时而露出修长的玉腿,浑圆天成。不禁心中一荡,把她从头到脚仔细端详起来。

  此女想来也有三十好几了,但是望去仍像二十五六,那健美丰满,凹凸有致的体型。

  平时被道袍遮得严严实实,此时大部分曝露在光天白日下,看的杨过砰然心动更兼剧斗之下,娇喘细细,胸口起伏不定,两个丰满的奶子似乎要从破损处挤将出来。

  当真是触目惊心。再看到裸露的左臂上一点殷红的守宫纱,心中大讶。
  不禁寻思道:没想到这魔头细看下居然如此美艳,难得的是仍是处子之身!
  他不知李莫愁自被陆展元伤透了心后,从此勤修武功,他古墓派武功本就讲究清心寡欲,随着她修为日深,自持也就越强,虽然肉体丰满成熟,却往往能克制欲望,更兼她寄情于残酷的杀戮,对男欢女爱自然就考虑的不多!

  此时李莫愁拂尘已毁,道袍破洞处处,羞愤难当下,无奈只得暂时退走!
  杨过心中一动:她衣不蔽体,会去哪呢?

  回头对说道:「冯前辈,现在大敌已退,多谢你的帮助。晚辈要告辞拉。」
  「媳妇儿,程家妹子,在下有点自己的事要去办一下,咱们就此别过。」
  一溜烟的往李莫愁退走的方向追去!

  杨过此时武功虽然比之李莫愁尚有不及,但是由于修习过玉女心经。

  轻功却是远胜于她,不到半个时辰,便看到前面李莫愁飞奔的身影!

  于是保持距离,不敢追近,前面飞奔着的可是江湖人人谈之色变的女魔头!
  但依稀看到她裸露的背影,杨过心中又不禁一荡,想要看清楚点,追的近了些!

  但见道袍迎风鼓舞,下摆笔直的随风而飘,为了行动方便,李莫愁下体穿着紧身的亵裤,但见一双玉腿弹性丰盈,亵裤包裹下的浑圆玉臀似乎触手可及!
  杨过深感此行不虚。

  此时天色渐晚,来到一处山区,不远处但见炊烟袅袅,应是猎户人家!
  李莫愁朝炊烟冒起处直奔而去,转过一个路口就见到一户人家。

  李莫愁想都没想,越墙而入。只听一声:「什幺人!」

  便再没声息,杨过虽早知李莫愁心狠手辣,但如此毫无来由的杀人,还是让他感到义愤填膺,若非明知武功不如,早就闯进去了!此时只得在屋外树上暂待
  不半晌,李莫愁出来了,换了身粗糙的农妇装,继续前行杨过目送她前进的方向后!进屋转了下,但见一男一女两人倒在血泊中!

  看来是对农人夫妇,更添义愤,朝死者遗体作了个揖发誓就算明知武功不如李莫愁,也不会轻易放过那女魔头!

  出门继续朝李莫愁遁去的方向追去,他决定要找机会教训这个魔头!

  出了农屋后,李莫愁本欲去找弟子洪凌波会合!但是身上那件农装布料实在粗糙!

  但觉俏嫩的皮肤被粗糙布料越磨越痒,更兼初夏之夜,天气闷热,急速施展轻功下,香汗淋漓。

  正好途经一条小溪,她是爱洁之人,便停下梳洗一番!

  双脚刚浸入溪水,但觉清凉逼人,沁入肺腑,白天打斗奔波而来的疲劳感顿时消去不少。

  环顾四周,荒山野岭,夜半之时,想来无人!

  这些天来奔波江湖,尚未有时间沐浴一番,于是干脆把农装脱了,只穿了条薄绸紧身亵裤行至溪水深处,水深正好及胸。

  浸在清凉的溪水中,耳听夏虫鸣叫,仰视皓月当空。头脑一片清明!

  似乎江湖远了,争斗无意义,想想自己为了玉女心经,苦苦逼迫师妹师侄。
  更是有点无聊,她自己明白,纵算练成玉女心经,也未必就是天下第一!
  更何况她自己明白自己事,当初因为陆展元移情别恋,芳心伤透的她一怒之下迁怒天下男子。

  认为个个负心薄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也渐渐的淡了。

  想着想着,脑中浮现一张英俊的面容,那是杨过。她奇怪怎幺会突然想起杨过!

  仔细想来,杨过不但英俊潇洒,风华正茂,更兼天资聪颖,进步神速!
  与师妹真是一对璧人,想到师妹小龙女,突然止不住生气起来:凭什幺师父总是对她好一点?

  凭什幺让他继承古墓派?我才是大师姐!凭什幺把玉女心经传于她?我一样是冰清玉洁之身!

  凭什幺连杨过都是她的?杨过!!我怎幺又想到这个臭小子?

  这小子屡次坏我大事,下次见到,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心中忽现警兆,这是出于一种一流高手特有的直觉,她感到附近有人在窥视她!

  作为女性的第一反应,她立马双手抚住胸部,大喝一声:「什幺人!」
  半晌没有反应,那奇怪的警觉感也消失了,她想可能是这些天奔波江湖,过于劳累了!

  以至于警觉感产生失误!不禁暗笑自己警觉性太高,以至疑神疑鬼起来!
  再浸了会冰凉的溪水,想起还要去和弟子洪凌波会合,欲起身向溪岸行去!
  就在此时,水下似有什幺东西缠住了李莫愁的双腿,异变突起,但赤炼仙子毕竟是高手虽慌不乱!双手急运五毒神掌便向水中拍了下去,可惜她忘了水的阻力是很大的,双掌拍如水中。

  劲力如泥牛入海,没有起到丝毫作用,此时她已明显感觉到抱住她双腿的,是一对强而有力的臂膀!

  这时她才真正感觉到一丝慌乱,看来刚才的警兆确实是有人在旁。

  水下之人,当然就是杨过!

  原来杨过跟踪李莫愁,本是出于义愤,想寻找机会给她一点教训,虽然杀不了她,也要让她吃点苦头,来到溪边,眼见她脱去农装,露出一副绝世美艳的体态,当真是叹为观止虽然他也曾借陆无双接骨之机,已经抚玩过陆无双娇嫩的少女之躯,哪想得世间尚有另一种如此成熟的美态!

  心中本能想着,我要把师伯美丽的身体压在身下。

  只觉能把江湖上人人惧怕的赤炼仙子压在跨下肆意蹂躏,实在是一件刺激而又香艳的事情!

  想着想着,呼吸边粗重起来,顿使李莫愁产生警兆,于是急切压抑呼吸!
  忽然灵机一动:师伯此时没穿衣服,我何不遁入水下?

  杨过小时在桃花岛居住过一阵,虽然没在那学到武功,却学了一身精熟的水性。

  现在更是内功底子深厚,气脉悠长,在水中闭气半个时辰那是小事一庄!
  于是赶到溪水上游深处!闭气卧于水底,顺流而下。此时杨过气息全无,李莫愁自然再难生感应,以为是自己多疑。

  杨过顺水而下,借助天上皓白的月光,他知道渐渐的接近李莫愁了,在约莫还有一丈的距离处,他停了下来。

  手脚扒住溪底的石块,缓慢而行,如同水中的鄂鱼,向着猎物缓缓靠近,在李莫愁毫无知觉中,他已悄悄潜至她的身前在她起身往溪边的一刹那,他猛然伸出双臂,牢牢抱住她的双腿!双手更是环抱着她圆润又弹性十足的丰臀!

  李莫愁急忙下打出的两下五毒神掌由于溪水的阻隔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不禁开始慌乱起来!

  杨过只觉手掌包裹的臀肉丰腴无比,虽然隔了一层绸制亵裤,仍十分弹手。
  如此直接接触女体,更是从未有过,一路行来,李莫愁道袍下的旖旎风光频频在脑海重现!

  此时想到触手处就是师伯的丰腴的肥臀,不自禁的便揉捏起来。

  由于他是正面紧紧抱着李莫愁的双腿,自然埋首于两腿根处,但觉口鼻所贴之处如一小山丘微微隆起偏又温暖柔软,肉感十足,感觉十分想要吮咬一番,于是张嘴伸舌一阵舔吸!

  李莫愁此时双腿受制,五毒神掌无功而返,偏偏下溪沐浴,冰魄银针没有带在身边。

  此时她已清楚知道抱着双腿的是个人了,正要寻思对策,突觉裹着肉臀的宽大手掌居然使劲揉搓起来!

  同时似乎有什幺在吮舔着双腿根处,从未被如此撩拨过的玉体阵阵酥麻,娇躯发软的同时大脑一片空白!

  要知李莫愁长这幺大,男人别说碰她,就算多看几眼也会被她挖了眼珠!
  当初和陆展元郎情妾意之时,也是克守礼法,没有做出丝毫越轨的行为!
  三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男人触碰过肉体,突然之间遭到一个陌生男人撩拨与揉搓,快感阵阵的同时怎能不乱了方寸?

  心中叫遭的同时,本能的扭动着下体,伸手想把水中正在吮吸自己三角地带的脑袋推开!

  没想到水中之人如老树盘根般紧紧裹着不放!偏生李莫愁娇躯乏力,推之不动!

  此时李莫愁挣扎愈烈,惹恼了水底的杨过,轻轻往上一抬,李莫愁双脚离开溪底,失去平衡往后仰去!

  没来得及吸气,李莫愁整个倒入水中,就在此时,李莫愁但觉制住下体的双手一松,那颗正在侵犯下体的可恶脑袋也离开了芳草凄凄的小山丘,趁此机会,李莫愁急伸双手护住下体,防止再被侵犯!

  正松一口气时,腰部一紧!本来如老树盘根般缠着下体的手臂纠缠上来缠住了腰部,同时一个强壮的身躯压了上来制肘住护着下体的双手!那本来吮吸着下体的脑袋此时探首怀中,顺便吮住了左乳!

  更可怕的是一根滚烫而又粗壮的物事贴上了她的手背,她虽未经人道,但也知这一定是传说中的男人的阳物。

  一惊之下双手略微分开了一下,却不知正中杨过之计,粗壮的鸡巴隔着亵裤紧紧的贴在了那尚未开垦的荒草地上!

  适才杨过虽然拖了李莫愁下水,但深知自己武功和她尚有距离,僵持久了,水底中一招也不好受须得想法制住她的双手,他从小诡计多端,此时稍露了点空隙,果然李莫愁只顾护着自己的下体,再次入他手中。

  李莫愁武功虽高,但论力气又怎及得上杨过这赳赳男儿,兼双手无法动弹,完全处于杨过的控制中!

  杨过知道李莫愁再无反抗的能力,遂在水中站直身来,将李莫愁竖抱在怀!
  此时李莫愁才发现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居然就是杨过!!!尚未来得及说话杨过已抢先道:「师伯!被男人抱于怀中的感觉如何?」

  李莫愁此时羞愤交加:「杨过,你快把我放下来!你这万恶的小淫贼!」欲待挣扎,无奈手脚被制着!

  三十多年来从未被男人碰过的成熟肉体,此时一旦被撩起欲望,只觉阵阵酸软无力,怎幺还能还手?

  杨过此时温香软玉在抱,坏坏的笑道:「今日我要代武林中惨遭你毒手的那些人讨一个公道!」

  说完便埋首于李莫愁丰满的双峰中吮吸起来,娇挺的乳房虽然成熟已久,但由于从未经过采摘,如少女嫩乳般娇艳欲滴,却有少女乳房所没有的丰腴肥美!
  此时不知主人正遭受侵犯,无知的坚挺着等待杨过的吮吸,杨过含住乳头,轻伸舌尖撩拨着,李莫愁只觉快感阵阵犹如电流袭遍全身,粉红色的乳头已微微向上翘起,同时凄凄芳草地被那滚烫粗壮的异物隔着亵裤用力的摩擦着,未经人道的她开始感到恐惧,不知紧抱着他的雄健身躯下一步想干什幺,不安的摆动着下体,本来并拢的双腿渐渐失去力量。

  就在双腿一松之际,杨过那粗壮的阳物已在双腿的缝隙中一钻而过,李莫愁只觉如同烧火棍似一根异物紧帖着自己的下体,同时在腿根与嫩肉的夹缝中缓缓抽动着。虽然隔着亵裤,她也以感觉出那物事的凶猛攻击力。

  吓得她只得夹紧双腿,首次放低语气哀求道:「杨过,我是你师伯,你不能做出这种有违伦常之事啊!」

  「伦常?我师父我都要娶他做妻子,捎带上师伯又有何妨?」杨过再次坏笑起来。

  「我杨过真是枉称花丛老手,今日方知道袍下师伯的身体是这幺柔软美味,哈哈,赤炼仙子,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我一定要好好的品尝一下!」

  说完继续吮吸品尝着李莫愁弹性十足的双峰,只恨不能腾出手来揉捏一番,李莫愁只觉乳房上传来的快感似乎要将自己融化,突然「啊。」一声叫唤起来。
  原来杨过正在轻咬着已经非常敏感的如樱桃般坚挺透亮的乳头凶猛的阳具继续在大腿根部肆虐,同时它似乎已经不满足这样抽动那巨硕的龟头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她隐秘的花园,似乎在展示它强大的生命力般像要破开一切阻隔顶穿她绸质的亵裤进入体内。

  杨过腰部猛一用力,终于隔着亵裤挤开他的处女门扉温暖柔软的双唇呈开放式包裹着巨大的龟头,虽然有绸布阻隔,杨过也感受到龟头被花瓣包裹着的无比舒适,挺动阳物贪婪的一次又一次挤压着。

  李莫愁只觉下体快感一丝丝的传来,身体中再次有电流流过!偏又有种幸福的感觉洋溢身心,似乎要被融化,内心隐隐希望杨过的大阳具继续深入。

  此时突然觉得杨过左臂一松,酥软的身体尚未有所反应,胸口要穴已然被杨过点中!全身再也无法动弹!

  杨过哈哈大笑,拦腰抱起他娇美的身体朝岸边走去。

  皎洁的月光下只见李莫愁脸上泛起桃红,偏又一脸愤怒状的瞪着自己!
  「千刀万剐的小淫贼,我终叫你不得好死。」李莫愁骂道。

  杨过展露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美丽的师伯,你省点力气吧。一会待师侄来教你如何做一个女人!到时你欲仙欲死,必会后悔刚刚说过的话。」

  此时已到溪边,杨过捡了一块干净而又清凉的大石,正好把李莫愁平放于上面!

  月光下,但见李莫愁洁白的身躯如同裹上了一层银沙,丰满迷人却有带点神秘的吸引力,尤其是两只雪白粉嫩偏又珠圆玉润的乳房,前面遭受吮吸的快感余波还在,粉红色如樱桃般的乳头依然坚挺!

  杨过此时终于能用自己的双手细品那柔软温暖的触感了,但觉弹性逼人,禁不住一阵揉搓!

  同时指尖拽住乳头不停转动,还不忘一边赞叹:「真是暴殄天物,这幺一对珠圆玉润的奶子师伯你居然就任其裹在那宽松的道袍里!」

  一直过着禁欲生活的李莫愁如何受得了如此撩拨,成熟肉体马上有了反应,乳头娇挺的同时,乳晕上蓓蕾矢起!

  杨过此时已不满足粗暴的揉捏,但见李莫愁娇喘细细,媚眼如丝,偏偏强忍着不肯叫出声来,似乎尚未屈服!忍不住附上前去,强行吻住她娇艳的双唇!赤炼仙子何曾被男人吻过,欲待拒绝时,已被那矫健的舌头强行挤入口中。

  杨过贪婪的吮吸着那甜美的唾液,纠缠着柔软的香舌,但觉肉香阵阵,极尽享受!

  李莫愁的脸颊越来越红,不但双唇被侵犯,敏感的乳房依然被粗暴的揉搓,杨过还不失时机的轻按她乳根穴带给她更猛烈的刺激,乳头已然充血到麻木,迎风傲立,本来丰满的乳房更见坚挺。

  那漫长的一吻终于在杨过满足而又粗重的呼吸下结束!

  杨过呼吸着身下熟女特有的肉香,在李莫愁耳旁轻轻道:「我亲爱的师伯,舒服吗?」

  李莫愁闭目不语,喘息着想要平息内心被挑惹起的性感!

  杨过见她不语,含住她精巧耳垂,轻轻吮舔,继而慢慢吻到脖子,最后落在那已然通红的乳头上!

  以舌尖轻舔那美丽的乳晕,当舔到第三遍时,李莫愁终于忍受不住撩拨,发出一声喘息般的呻吟声!

  杨过此时已然趴在她身上,右手依然粗暴揉捏把玩着弹性十足的双峰,埋首其间深深吮吸着她诱人的乳香!

  左手向着芳草地侵犯而去,轻轻的隔着薄绸按上了两片温暖湿润的嫩肉,缓缓摩擦着!

  李莫愁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消魂噬骨的呻吟。

  杨过再不满足于那亵裤的阻隔,便欲除去。

  李莫愁此时防线全告崩溃,再也不敢强硬带着哭声苦苦哀求道:「杨过,放过我吧」

  却不知杨过已如一头发情的野兽,哪会轻易放过到口的肥肉!

  苦苦的哀求只能令他欲念更炽!运劲一扯!李莫愁身上最后一快遮羞布终于被轻易的撕裂了,成熟性感的肉体毫无遮掩的曝露在旷野中。

  杨过贪婪抬起她双腿,接着脱住臀部,把她曲身倒置过来!

  自己跪了下来,李莫愁尚未明白他的意图,娇嫩的阴唇已经感受到杨过鼻孔喷出的阵阵热气!

  「不要!」李莫愁惊惧的叫到,但无济于事杨过贪婪的吮吸着两片肥美的阴唇,并用牙齿轻咬,灵活的舌头挑弄着渐渐充血肿胀的肉芽,同时双手粗暴的揉捏着臀峰以及蜜洞周围的性感带。

  李莫愁终禁不住这直接的进攻,蜜洞汁如泉涌,乳白色粘稠的液体喷的杨过满嘴满脸。

  杨过知道时机已到,放平李莫愁的身躯双手于蜜洞口沾上湿润的爱液,示威般的涂弄于李莫愁丰挺的双乳将其双腿架于肩上,附身到李莫愁耳边道:「师伯嘴上说不要,其实想要得紧的呢!你不是一直想练玉女心经吗?小侄这就让你亲身体验其中乐趣!」

  李莫愁欲待说话,杨过已然封上她的香唇,挺舌进犯同时挺动阳具进犯她湿润的穴口,李莫愁苦于要穴被封,不能挣扎!

  只觉粗大的龟头蘸着蜜汁撑开穴口嫩肉,却不急于进犯适才在水中,李莫愁虽觉下体曾被此异物入侵过,但总因亵裤的阻隔,心理还好受些此刻真实的感觉到挨着洞口龟头轻轻摩擦嫩肉,嫩肉在不断摩擦下,蜜洞受不了刺激继续花蜜喷涌,增加了杨过磨合的快感。杨过此时终于放开他攫取已久的香舌!

  「得以一亲师伯香泽,小侄真是不枉此男儿之身!」

  李莫愁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并不言语!

  杨过欣赏着跨下美艳的胴体,江湖豪杰人人闻之丧胆的女魔头,此刻被自己压的有力难施成为跨下玩物,这种满足的快感,真是莫可名状!

  「你不说话,小侄可要继续进犯咯!」

  忍不住腰部用力,继续挺进,立时便感觉到处女阴道特有的紧迫感温暖湿润感觉紧箍着坚硬的阳具,杨过顿觉魂飞天外!挺进的阳具此时遭遇到处女壁垒的阻隔!李莫愁再度发出阵阵呻吟杨过静静享受着阳物被紧紧包裹的快感

  渐渐觉得李莫愁的娇嫩的肉壁已经有点适应自己粗大的阳具了!

  附身到李莫愁耳边,轻咬耳珠的同时轻柔的道:「我美丽的仙子师伯,待小侄来让你变成凡人吧!」说着深吸一口气,猛的洞穿最后一道防线,粗大的阳物深深刺入蜜洞深处!

  李莫愁只觉自己两片丰满的臀肉似要被侵入身体的异物强行分开。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宣告她守了三十多年的处子之身的破裂!

  无比的绝望和羞耻感袭上心头,两行清泪终于顺着眼角汩汩而下!

  然而痛苦是短暂的,随之而起的一股充实而又极度舒爽的感觉袭上心头!
  只觉体内滚烫的巨物脉动着填充了她处子蜜穴的每一寸空间!

  杨过低头细看跨下尤物,几个时辰前,她还是江湖上不可一世的女魔头,现在自己却能强行占有了她的处子之身,驰骋鞭挞她美丽的身躯看着身下的李莫愁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秀美的脸庞,轻声道:「师伯勿怪小侄,谁让你自己是如此的美味可口,是男人都会忍不住想要品尝一番!」
  杨过感受着整根阳具被处女窄小阴道包裹着的紧密的快感,感觉湿润的肉穴已经渐渐适应了起来,于是挺动阳具缓缓抽动适才被蜜汁涂抹的双乳,虽然有了一断喘息的时间,却依然迎风傲立肿胀如红樱桃般的乳头接受了蜜汁的滋润看起来似乎更加可口。

  杨过忍不住附身含住一粒樱桃,唇齿轻咬吮吸着,阵阵兴奋地嘤呓呻吟声,终于从李莫愁口中传出。

  杨过知道美艳的师伯终于屈服于自己的淫威之下,开始享受男欢女爱的乐趣征服的快感频频袭来,不自禁的挺动小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与力度每一次抽插都如电打雷击般直入花心深处粗大的阳具在蜜洞深处进进出出

  李莫愁初经采撷,娇嫩的肉壁一上来便迎接如此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更兼杨过不住挑弄她已然鼓胀欲裂的丰乳,上身下体两股快感交错着频频袭上心头经历了约莫一盏茶十分,杨过半跪着猛的附身把她娇躯抱起,让她双腿缠绕在自己腰部此时李莫愁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巨大的阳物上,本来已经插入很深的阳物随着这一下巨大的冲刺又顶入更深处!

  李莫愁终于熬不住这巨大的刺激感,「啊。」淫叫的同时肉壁急剧收缩,同时大量花蜜涌出喷洒在杨过轩昂的龟头上!

  杨过知道她第一次高潮了,享受着肉壁收缩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快感,控制着元阳不让其外泻。

  他才不想就这幺过早结束征程,如此美艳的尤物一定要物尽其用!

  看着怀中的李莫愁闭目享受着快感的余波,想起其师伯的身份,不禁又是一阵兴奋!

  轻柔道:「我的仙子师伯,做凡人的滋味舒服吗?」

  李莫愁此时身心虽已被他攻占,但到底还保留了一份矜持。

  以为鱼水之欢已然结束的她,闭目含羞道:「小坏蛋,还不把我放下来?」
  杨过瞧着他诱人的模样,忍不住再次攫取他的红唇,一阵贪婪的吮舔!同时喃喃道:「咱们的周公之礼尚未行完,小侄岂能半途而废?」

  尚留在她体内的阳物觉得紧绷的肉壁稍微放松了点,知道她高潮已经渐渐平息!

  由于李莫愁不能动弹,杨过双掌托住她弹手的丰臀,一托一放,同时腰部用力继续缓缓抽插起来!此时抽动虽然没刚才那般激烈,但融合了李莫愁体重在上的力道。巨硕的龟头每一次都深深顶进蜜穴最深的地方,随着这深层次的不断媾和,李莫愁刚刚才有所平息的欲焰被再度点燃!

  杨过更是双手不挺揉捏那和乳房一样呈半圆型的丰腴得似乎能挤出汁液的臀肉,增加着器官合体的快感!

  月光下只见李莫愁星眸微闭,樱红的小口不断吐出如兰的仙气,并夹杂着轻哼般的淫啼。

  忍不住又一次捕获她温软的红唇,贪婪的呼吸着她口中仙气,吮吸着她甘甜的口液,并且搅动舌头互相缠绕着!

  同时用左手托住他的丰臀,右手再次大力的捏握她鼓胀的乳峰,健壮的手指用力搓揉她发胀的乳头!

  滚烫的阳物每一下都粗暴的戳进李莫愁子宫的最深处!被蜜汁充分湿润的肉壁紧紧箍裹着肉棒!

  李莫愁此时只觉浑身欲仙欲死,那滚热粗壮的阳物每一下戳刺都似直接戳到他内心深处撕破他的贞洁和矜持,她觉得自己如同一只发情的母兽享受着这野外媾和的快感!

  「晤……」杨过挺动灵舌疯狂的卷饶着她的香舌吮吸着,右手如蹂躏般疯狂捏压着快要胀裂的乳峰,左手五指深深掐入丰盈弹性的臀肉中,同时运起全身劲力猛的一插,粗暴的龟头深深插入子宫的最深处。

  李莫愁再也受不住这四方位暴烈的刺激,粉嫩的阴壁再次剧烈收缩,紧紧裹住杨过整根粗热的阳具!夹得杨过欲仙欲死的同时,终于龟头一酥,灼热的元阳喷洒而出,浇灌入李莫愁那处女的贞洁之地……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nyuu1988 金币 +10 回复过百!  
shinyuu1988 贡献 +1 回复过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