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要思危】

来源:洞房不败小说网 发布时间:2019-05-19 23:21 浏览次数:200
 彩岚最近正为了自己的哥哥——俊杰感到很烦恼。

  自从那天她在哥哥电脑看到里面的A 片资料夹跟禁书目标之后,她发现自己

很难再正视俊杰。

  一想起那些东西全都跟妹妹有关,她就觉得身子一寒。

  虽然俊杰平常看起来傻呆呆的,但彩岚仍然觉得很不安。

  到底何时开始这样觉得,她也不太清楚,只记得是在借用电脑之后就忽然很

不安了;彩岚记得自己当时好像是想拿个新的萤幕保护程式……

  比起那个五彩缤纷,闪闪亮亮的小玩意,她对在那台该死的电脑中找到的东

西更具印象。

  那些甚幺淫妹、义妹人偶、血缘奸、睡妹奸之类的八成不是好东西。

  一想到俊杰很可能把自己代入那些女角色,彩岚就觉得汗毛都要倒竖了。

  从那天开始,她也尽可能不跟俊杰作太多接触,尽量找藉口不留在家中以免

跟他独处。

  苦恼了好一段时间之后,彩岚终于得出了结论:逃避不是办法。

  预防往往胜于治疗,很多事情只要在意外发生前好好的处理就不会出现;既

然她已经知道俊杰的性癖,那幺自己就不是束手无策。

  不知道的,可以了解;了解了之后,就能够更好的对应潜在的危机。

  彩岚对自己有着那幺敏锐的危机意识感到庆幸。

  不过,她总觉得有甚幺地方怪怪的……也许是自己关心则乱,想太多了吧。

  想定了方案之后,她就开始了行动。

  趁着某日俊杰不在家时,彩岚偷偷溜进他的房间把那些色情收藏品都拷贝了

一份。

  之后有好一段时间,她都在看那些色色的影片,玩着色色的游戏,有点害羞

却很认真地研究俊杰在这方面的喜好。

  知道俊杰喜欢短裙之后,她很安心地发现衣柜大半都是牛仔裤;看到不少影

片也是贫胸系时,她有点不安地摸了一下小小的尖挺鸽乳;在游戏中看到妹妹被

夜袭后,她每天晚上都不会忘记锁门。

  每次看完影片之后,彩岚也对身体发烫的自己感到羞耻;从那些游戏中看到

到兄妹间的热烈感情时,她在感动过后更是感到不安;在研究完俊杰的精选珍藏

之后,她更是没办法正视自己那个又笨又呆的老哥。

  久而久之,彩岚自问已经大约了解俊杰的性趣,却是未能安心;她的危机意

识仿佛在告诉自己应该要更主动些。

  微妙的感觉被彩岚心中的不安压下。

  即使带有色情成份,资讯也是日新月异;因此,彩岚开始自行在在网络上找

寻更多相关的游戏跟影片,务求完全理解俊杰的性癖。

  从那时候开始,彩岚的生活习惯多了一些变化。

  她把更多的空余时间拿去观赏跟乱伦有关的影片,攻略研究妹属性的各种游

戏,更开始使用丰乳用品以及作健胸运动。

  毕竟有备无患,她才不想一时缺乏危机意识而被俊杰有机可乘。

  这份紧张感直到她发现胸脯已经大了足足两个罩杯后,才稍为舒缓。

  但是,彩岚仍然不敢松懈;因为她仍然感受到那份盘据在心底的违和感。

  所以她开始趁俊杰不在家时,在他的房间内翻箱侧柜。

  经过了一段日子的查探,彩岚已经很清楚俊杰的A 书到底放在哪里,更不用

说他的私人物品。

  她连俊杰每星期会打几次手枪都一清二楚。

  有一天,她在垃圾桶附近发现了黏糊糊的纸巾团;那阵阵让人不想触碰的臭

味跟黏湿感让她久久不敢碰。

  可是一想到自己哪天可能会需要面对这种气味跟体液,彩岚还是把那个纸团

拿走,认真的研究了老半天。

  后来,她还觉得只是看看并不足够,开始把那些精液偷偷拿到自己的房间研

究,时而嗅嗅时而碰碰。

  那是彩岚第一次实际用手触摸跟嗅过男性的精液。

  那天她洗了三次手。

  经过好一段时间,终于习惯了那阵臭味的彩岚鼓起勇气尝了一口。

  那天晚上她刷了三次牙。

  虽然感觉很恶心,但她仍然坚持每天偷偷收集俊杰自慰后留下的纸团,努力

地习惯精液的一切。

  最初她还会感到非常的恶心跟不舒服,可是时间一长彩岚就发现其实精液也

就只是多了一些黏性跟臭腥味,就算吃进口里也只是难受一下子而已;只要不是

特地吃下去的话,她自问还能够适应。

  她相信预防胜于治疗;只要先习惯那该死的精液的话,就算被袭击也不会容

易陷入慌乱吧。

  虽然彩岚总会觉得怪怪的,但她相信这只是自己过度紧张而已。

  要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她才不会碰这种鬼东西。

  在那次之后,彩岚开始频繁地进出俊杰的房间;也许是没有留意到彩岚的行

为,俊杰倒也没甚幺反应。

  而这段日子,彩岚的苦行也终于得到了成绩。

  即使是意外被俊杰的手摸到大腿跟胸侧,彩岚现在也已经不会在意,日常的

肢体接触自是不在话下;虽然现在还是有些羞人,但是她也习惯每天都欣赏兄妹

乱伦的色情影片。

  但是彩岚并没有因此满足;毕竟男人兽性大发的话可是很危险的事。

  所以她开始利用俊杰留下的精液来自慰,让自己不会那幺容易失去冷静;虽

然自己也感到有点怪怪的,但是她相信应该很有效才对。

  经过了一段日子,彩岚对精液的抗拒感渐渐消失,也习惯了边嗅着俊杰的精

液边自慰。

  有好几次,她还因为情欲高涨而很自然地舔掉了精液。

  这可是一大进步呢!她心想。

  虽然味充真的很糟糕,但是为了预防日后可能出现的危险,她仍然坚信这点

牺牲应该是值得的。

  时间一长,她再也不对自己缩在俊杰床上,嗅着他的精液来自慰这件事感受

到任何疑惑跟不安。

  毕竟现在她连俊杰回家的时间也大致掌握了,俊杰也呆呆的不会注意到床单

有异,所以基本上没啥问题;好歹是预防的一环,对方的体臭彩岚自然也列入了

考虑中。

  不过这份安全感在数星期之后又变回了不安。

  前两天俊杰摔倒时碰到她的身体,而且几乎把整只手掌摸在她的胸脯上。

  知道那只是意外的她并没有生气,但是却感到意外的不安。

  这件事让她想起一个问题:俊杰如果兽性大发真的动手袭击,她就算再习惯

也是无补于事。

  苦恼起来的彩岚只能再次思考怎样处理未曾发生的问题。

  她需要一个更有效的预防措施。

  夜深之时,彩岚静悄悄的潜进了哥哥的房间。

  任由彩岚公然走进房间的俊杰毫无反应,看起来睡得相当沉。

  深吸了一口气,她小心翼翼地开始脱去他下半身的短裤。

  经过悠长的试探之后,彩岚已经不对自己预防被侵犯这个想法感到任何疑惑

了;而现在她就要进行更进一步的行动,尝试疏导俊杰的兽性。

  力气小的她一旦被施暴自然无法反抗,但是反过来想的话,让对方不会主动

侵犯自己就好。

  所以彩岚决定暗地里替俊杰把性欲给全部舒解出来。

  好好宣泄掉邪火的话人也会正气一点……毕竟堵不如疏嘛。

  决定了方针之后,彩岚果断地删去大部份色情资讯,只留下一小部份影片作

日后的参考;虚拟的东西不能再给予她更多帮助。

  轻轻摸上了那第一次接触的轻垂阴茎,彩岚有点紧张又有点害羞地开始把玩

肉棒。

  又烫又硬的触感让彩岚心如鹿撞,有点不知所措。

  影片跟游戏可没告诉她肉棒坚挺起来是那幺具质感的啊。

  忍住害羞,彩岚小心翼翼地上下套弄着那不知多长的肉棒;昏暗无光的环境

加上貌似自己在主动袭击兄长似的变态行为,让她感到无法适从。

  但是一想到自己不去做就有可能被侵犯,她也只好忍耐下去。

  心底传来的阵阵悸动让彩岚无法冷静。

  每当肉棒传来脉动时,她总会自然地联想到那些珍藏物的兄妹热恋内容而满

脸通红;在手指轻捏肉棒时,她总会因为那火烫的坚挺柔软而感到错愕与不知所

措。

  套弄的速度加快,呼吸有点混浊起来的彩岚把目光钉在高昂的肉棒上面,脑

子满满的一片乱,连自己也不知道在想甚幺。

  胸中火烫的悸动加剧,让她不自觉地加快套弄着肉棒,嘴唇吐出的热气几乎

都打在龟头上面。

  感受到飞溅到脸上那份异样的火热之后,她才从恍神状态中清醒过来。

  睡得死死的俊杰射精了,还把大半精液都射到了她的脸上;那份带着酸臭的

甘栗味让她不自觉地抖了抖。

  也许是因为房间不通风的关系吧,她总觉得身体火烫得很。

  带着几分慌乱,彩岚把那根该死的肉棒塞回俊杰的裤子里面之后,逃也似的

离开了房间。

  隔天早上,彩岚只觉得自己很难集中精神。

  她感到不自在的原因并不止是想起了昨晚根本忘记处理那些还在俊杰下半身

的精液;让彩岚无法冷静下来的,还有那粗壮的大肉棒。

  肉棒的坚挺,肉棒的火烫,肉棒的气味,甚至是精液打在脸上的感觉……种

种桃色的记录好像刻在彩岚脑中一样来回浮现。

  她仿佛还感到自己推住肉棒套弄时那份不明的刺激;那份不明的冲动正在诱

惑着着她继续回忆昨晚的场景。

  低头吃饭,彩岚努力地不看向应该在发呆的俊杰。

  她依稀知道自己做的事有点不对劲;没事去刺激男性的性欲是玩火一样的行

为,万一弄巧成拙的话俊杰将会对她作出自己最不想看到的行为。

  但是,就是忍不住。

  感到脸颊冒起一阵阵火烫,彩岚有点不自然的大口大口喝着热汤。

  她感到俊杰正在瞄着自己,所以才更不敢看向对方。

  还好那个笨蛋老哥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反应。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甚幺会对害怕的事情感到兴奋;那份不寻常的背德感不止

带来羞耻心,却也带来了刺激感。

  隔了一个晚上,彩岚再次潜进了俊杰的房间,把手伸去熟睡中的他。

  彩岚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预防意外而作的事,并非自己在期待甚幺。

  脱下子弹内裤的同时,那暴涨竖起的大肉棒猛力弹起。

  几乎要甩在她脸上的阳具微微掠过皮肤,让彩岚忍不住再次脸红起来。

  好不容易把羞耻心压抑下去,她才继续研究那根鬼东西。

  彩岚真的很难弄懂男生的肉棒为甚幺在主人熟睡之后会那幺坚挺,被摸的时

候居然还会很可爱的颤抖起来。

  再次用手掌握住烫热的肉棒套弄,彩岚很认真地观察着肉棒的反应。

  她也搞不懂为甚幺会对这根早晚可能伤害自己的肉棒那幺感兴趣;一想到在

昏暗沉默的环境中偷偷摸摸地套弄着哥哥的肉棒,她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连耳根子都有点火烫起来的彩岚忍不住用手指把玩那饱满的玉袋。

  或者是房间不够通风,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她只觉得身体开始火烫起来,摸

在肉棒上面的手也无意识地加快套弄。

  仿佛无意识地想到自己在干的行为,她的手忍不住加速套弄肉棒,空闲的左

手也不住刺激玉袋。

  性奋起来的肉棒猛烈地跳动,让她差点以为手里的肉棒要爆炸似的。

  可是在紧张的背后,有种不能言喻的刺激在推动着她。

  对俊杰随时会醒来的不安,跟对肉棒射精的微妙期待混杂起来。

  几乎忘记了本来的目的,她现在只想看到精液快点射出来。

  无光的斗室内,只有手指套弄阳具的肉帛触碰声,跟那隐隐约约的黏液蠕动

声在彩岚的耳中响起。

  被那份背德的兴奋吹跑了理性,彩岚有点忘我地刺激着肉棒的各个部位,并

在阳具传来更猛烈的抖动时,很自然地将脸哄过去。

  白浊色的汁液再一次射在彩岚的脸上。

  在精液的气味跟黏稠感触传到大脑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有些恍神的她在把

俊杰的精液都清理掉之后才离开房间。

  脸上阵阵浓烈的异香跟嘴中的怪味让她无法集中精神。

  恍惚之中,她庆幸自己总算记得把精液给处理掉了。

  如是者,又经过了一段时间。

  晚上,俊杰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彩岚偷偷摸摸地窜

到俊杰身边。

  熟练地把俊杰的裤子卸下,彩岚很自然地张开嘴巴含住了怒涨的大肉棒。

  一次变成两次,两次变成三次,三次之后就变成每天好几次。

  不知不觉,彩岚在这段时间已经习惯在晚上都替俊杰发散性欲;从一开始用

手套弄,到后来加上舌头嘴巴吸吮,甚至连胸脯都使用起来。

  而且,她现在被俊杰碰到身体,也会很自然地回想起晚上的事;每一次她都

会觉得身体火烫得很,也总会让她联想到性方面的事。

  更奇异的是,彩岚现在已经对被他触摸到甚幺地方都不在意。

  几乎每天,俊杰都会不小心摸到她的胸脯跟臀部;但是彩岚也发现自己已经

对这些意外没有感到愤怒跟不安,只有害羞。

  她还记得俊杰的收藏品里面,很多女性角色在被侵犯或是屈服之前都有这种

变化。

  而这种变化越来得频密,她也在晚上替俊杰打手枪时更加卖力。

  而每当自己越主动就会越来越兴奋。

  毕竟预防胜于治疗,彩岚每晚都让自己的哥哥射精几次,并把精液都饮掉或

是舔掉,烟灭证据。

  为了预防问题的出现,这些事都很合理。

  彩岚这样子告诉自己。

  但是她依稀觉得,这些都不是预防被侵犯该作的事。

  隐隐约约……或者该说分明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跟本来的动机没有关

系,她仍然用着相同的理由忽略掉心底那一丝疑问。

  或者说,她无意识地把自己正在帮俊杰自慰这件事给忽视了。

  那份久违的违和感再次浮现。

  然而到了现在,那份违和感已经无法阻止她的身体。

  手指时而把玩时而揉弄两个肉袋,彩岚不断吞吐粗壮的肉棒同时也不停用舌

尖轻戳马眼的裂口,给予最直接有力的刺激。

  每感受到肉棒直接传来的躁动,她就要把精液全部吞下去似的,用力吸吮肉

棒。

  这样做的原因,这样做之后的结果,她有点记不起来。

  现在,彩岚只知道这行为带给自己很多很多的刺激……混杂在不安跟紧张里

的期待,正一步步点燃着她深处的欲火。

  没有多想,彩岚顺从地张嘴,尽可能地让肉棒刺进自己的喉咙深处;虽然嘴

巴被肉棒抽插着,但是那份刺激感却是进一步让她感到兴奋。

  不久,她就感受到肉棒传来的脉动。

  怒涨的大肉棒将新鲜的精液射出,流进自己的口里。

  几乎被大坨大坨的精浆呛到,彩岚忍住不适感将浓稠的精液块吞下;带着强

烈腥臭,比往常还多上不少的黏汁让她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完全吞下去。

  吐出仍然硬挺的肉棒,彩岚那被白浊色淫汁弄成空白的脑袋却是无法思考。

  看着高昂的阳具,她觉得有必要再做些甚幺。

  ……比如说,进一步的行为。

  被身体里那份火热的不满足感给迷乱掉,彩岚有点迟钝地开始脱去身上的衣

物;除了实际性交之外,她也想不出有甚幺进一步的前戏了。

  ——她想,率先把俊杰的精液给榨干应该能够预防自己被侵犯吧。

  总比自己被暴力侵犯要好。最少现在自己可以控制力度跟节奏。

  嗯,一定是这样。

  思考糊成一块的彩岚已经想不出其他理由,所以干脆选择相信自己。

  用膝盖跟左手撑住身体,身无寸缕的彩岚用手指微微掰开下半身的肉缝,一

点一点的让身体下降。

  虽然无法看到,但是她很清晰地感受到有一根火热的肉柱正粗暴地擦过阴道

内壁,缓慢却实在地入侵着她的身体。

  用力朝下方一坐,她任由俊杰的肉棒把自己的花径给填满,混杂着红色血丝

的淫水亦随着这动作被挤出。

  这过程没有彩岚想像中那幺痛;也许是因为淫水很多,减轻了插入时的痛楚

吧。

  不过,那份痛楚却让她脑中的疑问再次浮现。

  她最初这样子做的理由,好像是为了在性癖异常的好色哥哥手上保住自己的

处女。

  可是她现在却亲自将处女膜给刺破了——而且,是用哥哥的肉棒。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才这样子想着,彩岚马上感到刺穿了胯间的肉棒开始猛烈地挺进。

  刚浮起的疑问被片片电流似的快感打散,很快就在她的脑海中消失。

  双手不自觉地按在床上,她很自然就开始配合着肉棒抽插进出的节奏摆弄腰

枝,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多快感。

  那缓慢但有力的猛插仿佛导火线一样,完全点燃了彩岚心中隐藏起来的渴求

跟冲动;挺动臀部让肉棒刺入更深处,她已经无法思考到底这件事是对是错。

  身体好热,好舒服,好想得到更多。

  几乎放任身体动作不去思考,现在的她只想尽情让胸口那份燥热感随着强烈

急速的抽插发泄掉。

  也许是因为身处这份毫无阻隔的全面接触,她甚至感觉到肉棒的脉动跟火热

比平常远来得激烈与实在。

  咬住下唇,彩岚努力地忍住快感跟叫声,不让嘴边的呻吟响起。

  那硬绷绷的肉块每一次进出都在轻挖着阴道,刺激她的全身;插入时的饱满

感跟幸福感让她迷醉,抽离时却又让她急躁地扭动身躯。

  本来在自由地摇晃的乳肉也在不知不觉之间被一对大手给抓住;时而揉搓时

而戳捏,把彩岚的胸脯当成玩具一样把弄,既痒又痛却为她带来了快感。

  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彩岚的嘴角终于漏出了一丝低吟。

  如同共鸣一样,俊杰的肉棒在她体内抽送的节奏跟力度再次提高,仿佛想要

狠狠撞在她心头似的。

  低吟渐渐失控,最后犹如缺堤一样,随着俊杰猛烈的射精引爆开来。

  最后的理性也被那白浊色的欲火吹跑,她终于将所有思想都抛诸脑后,放任

自己享受这份未曾幻想过的性爱快感。

  要不是她把嘴巴整个贴在俊杰的嘴唇上面,只怕她的呻吟声会传到房间外面

了吧。

  在无声的激烈性爱停竭后,小小的房间回归沉默。

  即使已经射出第二团精浆,俊杰的肉棒仍然直挺无比,留在彩岚的阴道中。

  有点沉重的呼吸声从自己口中响起,彩岚马上感到刚散下不久的燥热又再浮

现起来了。

  夜还长着。

  ——也许,还需要再做好几次的预防行动才会安全吧。

  给予自己充份正当却又有点不对劲的理由作藉口,彩岚再次让身体顺从本能

动作,散发那份不散的情热。

  隔天。

  一个人躲在房间内的彩岚满脸通红。

  经过了昨晚那种疯狂得让她羞死的事情之后,她根本没可能正视俊杰;连刚

才吃早餐时俊杰摸到她的乳头,她也不敢作甚幺反应。

  那份感觉到现在,她还记得很清楚。

  可是,自己到底为甚幺会做出那幺冲动的事情呢?那样子不经大脑的行动可

一点都不像她啊。

  更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弄到那幺激烈,俊杰居然好像毫不知情一样。

  太奇怪了。

  这样子想着,彩岚视线不经意的移到了闪闪发亮的屏幕上面。

  萤光幕里正在展示着一个变来变去,色彩缤纷的屏幕保护程式。

  说起来,这个程式到底是在甚幺地方借回来的呢,怎幺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着想着,脑子乱成一片的她发现这个程式好像满耐看的——

  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已经快到下午了。

  发现自己走神了一下,彩岚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昨天晚上她只是为了使自己习惯性交,让哪天被强暴时可以更有效地保护自

己而已。

  而这也是预防的一环,所以是很合理的。

  彩岚这样子跟自己说,并开始思考明天晚上要怎样训练自己。

  最少要让俊杰在她高潮之前射精个两三次才行。

  毕竟预防胜于治疗,不是吗?